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中的东方观念
分类:娱乐

洪尚秀的影片很容易给人留下这样一个印象:喝酒,吃饭,唠嗑,睡觉,生活仅此而已,电影仅此而已。他以鲜明的作品风格在国际上受到广泛认可,不过也受到如“自无重复”“艺术不是生活遮羞布”的诸多非议。但作为韩国九十年代后新浪潮的领军人,在高度工业化的韩国电影市场仍能保持完全自我的创作态度,是令人尊敬的。

提到他的电影中的大幅对白,人们通常拿他与林克莱特,侯麦,伍迪艾伦相提并论。不过与侯麦的哲思,伍迪艾伦的美式幽默不同,其对白是对韩国小布尔乔亚生活的真实反映,即使是些意味深长的台词,也没有赋予叙事性的含义,只是拿摄像机将他们真实记录。

《独自在夜晚的海边》与他在《剧场前》后的作品风格一样,固定机位,镜头的推拉运动,古典音乐的运用,单一的布景;主人公是往常经常出现的圈中人,故事也是他擅长的男女关系。

《独》可以分成三部分:与已婚导演相恋的演员英熙为躲避大众的谴谪来到德国汉堡,她不相信这段感情会走到终点,不过还是会问“她会像一样思念我么”;与导演恋情结束,回到韩国江陵,老友相聚,看似释怀但内心还是无法割舍,喝酒之后,与朋友因爱情问题争吵;酒终人散,她独自去了海边,后与遇导演相遇,她与导演关系从争吵到释怀,却发现原来是一场梦。

《独》虽然被贴上爱情片的标签,但这是英熙自己一人故事,是关于一个人从羁绊和孤独中走出,到重新面对生活的尝试的故事。英熙她看似柔弱无骨,但信仰自由独立,聊起天来也毫不退让,在爱情的面前,她迷失了自我。在汉堡时,在桥前的一跪,对自己深爱男人的犹豫,但还是说出导演也不容易,在沙滩上画出他的肖像。回到江陵后,她变得愈加孤独,虽然好友对她充满了体谅,赞美,支持,但她始终是自己一个人,她独自在咖啡馆前抽烟哼唱,独自走在海滩上,独自在海边沉睡,梦中导演让助理去拿书时,长长的桌子,英熙自己一人坐在一侧,更是体现了那份彻头彻尾的孤独感,

“男与女”这一洪尚秀擅长的主题也在《独》中有所体现,首先是他对女性角色地位的认同。他银幕中的男性通常是爱慕虚荣,争强好胜,充满欲望却又逃避责任,《自由之丘》中的男主人公心有所向往的女人,却又抵不住咖啡馆老板娘的诱惑,《这时对那时错》男主公背负家庭在爱上女画家前表现的无计可施。这些男主公多是艺术家,表面高大严肃,光鲜亮丽,但在脱去表面外衣后,便孺弱胆小,感情脆弱,这也是对男性形象的真实写照。而她银幕中的女性便显得率真可爱,尤其是在他最近几部作品中,女性变得完美无缺,即使感情迷茫脆弱,也是男性一手造成的,在《海媛》中,男主公与海媛约会,身为老师的男主人公怕被同学误会显得犹豫不决,而海媛却显得率真,直接就进去了。在《独》中明秀对其女友的身份显得支支吾吾不敢承认,而女友却毫无顾忌;英熙梦中面对导演时,导演发出“快要窒息了”“太痛苦了”的呻吟,显得感情脆弱。

其次是他对“男与女”关系的探讨,与侯麦不同的是,侯麦在“六个道德故事”中的男女关系集中探讨的是道德与欲望间的冲突,《慕德家的一夜》中心有所恋的路易斯面对性情豪放的慕德时,半推半就,最终还是以抵住了美色的诱惑,虽然有人说侯麦不停敲打“宗教”这位性感女性的屁股,打着宗教的幌子其实是在选择女人,不过此片建立在帕斯卡哲学关于确定性探讨上,充满的哲思是不可否认的。而洪尚秀的“男与女”无关于道德,更无关于宗教,就像在《夜》中,导演读他要送给英熙的《关于爱情》,“阻碍我们相爱的那一切多么不必要,那么微不足道,那么假冒。”,“男和女”与除自身之外的一切无关,他们相爱,他们关系微妙,也是从心出发的直接想法。

洪尚秀是韩国九十年代后新浪潮的领军人,他与金基德都是在九十年代末出现的,他们与八十年代郑智泳等人追求民主自由的观念不同,他们更多关注的是诉诸内心想法,金基德在商业化道路上取得一定成就,而洪尚秀票房水平稳定在几万人次,不过就艺术性和影响力来说,洪尚秀可以说的上是韩国作者电影第一人。

金基德的电影被很多人称为“花哨电影”,他在《春夏秋来又一春》浮庙的独特构思,《空房间》中对男主人公“隐身人”的刻画,都令人称赞,有人称他是东方的拉斯冯提尔,但其过分注重形式,缺乏对现实刻画又让人诟病。与金基德相同的是,洪尚秀也在电影结构,道具的应用上进行了技巧性的处理,不过他又掌握了分寸,能让这些技巧融入影片,成为叙事的工具。

在《自由之丘》中女主人公因把书信打乱,进行了碎片式叙事,很多地方语焉不详,对这段恋爱的最后也没有交代,就如他的片名一样,他的叙事是自由的,主人公也是自由的,他可以爱上很多人,也可以在极度嗜睡状态中分不清白天黑夜;但在《独》中放弃了结构技巧性,装置性的尝试,只留下了在一二部之间时间性,叙事性的空白,这段空白可以留给观众对一部末尾背走英熙男人身份思考的时间,不至于因思考耽误影片,这也是他的高明之处。

《独》中当然也有洪尚秀最爱的酒,酒是洪尚秀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,他自己爱酒,他的电影复刻生活,酒也自然流露在他的电影中,酒在其电影中不是简单的道具,而是让主人公流露本心的魔杖。英熙柔若,有着东方女人的含蓄,但一沾酒,就在酒桌前讲荤段子,因爱情观与人争吵,对导演抒发怨恨与不满;而男人呢,在《这时对那时错中》,沾了酒的导演变得没有一点艺术家应有的样子,在众人面前脱掉裤子,胡言乱语,狼狈不堪。这也是洪尚秀“男和女”关系的体现,在喝酒之后,男女地位对调,男人脆弱,女人掌握主动。

《独》中也不乏洪尚秀东方的观念,徐浩峰曾评价好莱坞电影,说他们把一切都讲得太清楚了,没有给观众思考的空间,比如说在昆丁塔伦蒂诺的《金刚不坏》中,杀手有恋足癖,于是就安排他去闻女人的脚,这是一种非常低级的处理方法,而在王家卫的《重庆森林》中,巡警663有恋物癖,导演选择了让他去跟毛巾,毛绒玩具,肥皂说话的方式体现他有恋物癖。在《自由之丘》中有很多语焉不详的情节,这些情节没头没尾,却赋予了影片的灵气;在《独》中也是这样,一部结尾有一位背着英熙消失掉的男子。在二部进入酒店房间的时候,黑衣男子在窗前擦窗户,所有人都对他视而不见,而这个人是谁,到影片最后都没有交代。洪尚秀自己“我也无法说明为什么这样的场景出现这样的人物,也觉得这是不能说明的”,这便体现了他的东方观念,与贾樟柯,杨德昌的无意义影像一样,他们无法解释的,也是无法被解读的。

该片的标题叫做“独自在夜晚的海边”,可片中并没有出现海边夜晚的景象。一部分是在黄昏日落时的海边,二部分则是在白天的海边。这种影片内容不照应题目的手法不是独创,在昆丁塔伦蒂诺的《低俗小说》的章节体结构中,有一章的名字叫“邦妮的处境”,邦妮是吉米的妻子,但在该章中她始终没有出现,只是吉米在口中提到。虽该章由吉米必须在邦妮回家前把尸体处理干净展开,但只因动机做题目,便显得喧宾夺主了,所以这里的文不应题,多是昆丁对观众的嘲弄,也是他的小聪明所在。

而在《独》中的文不应题,便彰显了洪尚秀的东方观念,他称此题目是从惠特曼的同名诗作中取得灵感,诗中的内容也和影片有些相似,这便赋予了影片诗意,想象夜色深沉,英熙独自在海边漫步,感情的羁绊都随着海浪消逝,世间的伦理人情也在夜色中荡然无存,这是一个感受到原本自我,独自面对孤独的意境,这便与影片的主题紧密联系在一起。不仅如此,酒桌上的天宇读了韩国诗人朴钟和的《柿子树》,虽然导演解释说是此诗是开拍前就挂在店里墙上的,并不是特意安排,但诗中的“抛开束缚人的爱情,潇洒的抛开满满的思念”的内容,和此时英熙的心境相互照应,回到江陵的她,装作已经忘却那逝去的恋情,但烧酒过肚,对曾经深爱的男人还是难以忘却,这首诗正反映了她的心境,希望“毫不留恋的忘掉,潇洒的抛开”。因此看出,洪尚秀不仅是个导演,也是个诗人。戈达尔的影片中也常出现诗歌,不过这些诗晦涩难懂,好似也跟影片毫无联系,显得有些累赘。但洪尚秀在诗运用上,就像一个精通水墨画的大师,在完成一幅满意的画作后,再往一旁点缀些诗句,这样,意境便提高了,大师也心满意足了。

影片中四次出现“衰老”的告白,且告白的都为女性角色。智英在天台上感叹自己的衰老;俊熙在谈到明秀时说他放弃了自己的人生,忽然间就变老了;英熙对导演感叹对方老了,然后自言自语“我也老了”。这也是他东方观念的体现,在杨德昌的《一一》中,洋洋在葬礼上对去世的外婆说“你常跟我说,你老了。我很想跟他(洋洋的小弟弟)说,我也老了。”,影片中的洋洋还是个孩子,却说出“我也老了”,这便是杨德昌在借感叹时间流逝时对影片升华,影片的主题的写人的迷茫,影片中的各个角色都在迷茫中缓缓前行,只有洋洋最清楚自己做什么,但他经历了老师的嘲讽,同学的欺负,家长的不解,他有些迷茫了,他对成人世界不解,对逐渐长大的无奈,所以他便感叹“我也老了”。

不知洪尚秀是不是受了杨德昌的影响,他在影片中对“衰老”的告白,也表明了不同人物在不同阶段对迷茫的感叹。智英是在期待别人的看法,希望英熙对她说“不是的”的答复,这显示出智英虽身为前辈,说自己没有什么欲望,但她在观望自己人生,期望别人的赞美,她是迷茫的;俊熙说明秀老了时,是对明秀生活的不解,他为什么那样的生活,为什么和那样的女人生活在一起,这体现出明秀的迷茫;英熙是个直率的人,她看到的是导演真的老了,可能是导演在经历这段恋爱耗光所有精力的表现,之后她感叹“我也老了”表明了自己也在这段感情中耗光所有精力,而且现在尚未走出。这些人虽对衰老反应不一样,但他们感叹的都是对人生迷茫的困惑和不解,这表明了洪尚秀和杨德昌一样的东方观念,通过感叹来体现人物状态。

在酒桌上,导演对英熙不止一次赞叹“你好漂亮”,这是在洪尚秀的影片中经常出现的桥段,在《自由之丘》和《这时对那时错》均有男主人公对女性角色的赞美。但“你真漂亮”和“我爱你”一样,都是肤浅的表达爱意,夏目漱石曾把“我爱你”翻译成“今夜月色真美”,具有东方观念的洪尚秀也理应这么做,为何选择了如此肤浅的表白,洪尚秀其实是在其中暗藏玫瑰的。

导演对英熙毫不掩饰的赞美,是在他喝了很多酒,借着酒气说的,他们当时已经分手,这样的直抒胸臆,却蕴含着对无可挽回爱人的哀悼,即使这样坦白的交流,也不能缩短自己与对方距离,这是一种无力感,是一种绝望。在小津安二郎的《东京物语》中发出了“还是战败了好啊”的感叹,这是对日本一个时代逝去的惋惜,与导演在酒桌上的赞美,《这时对那时错》中男主公的失声痛哭所表达的东西是一致的,都是对逝去事物的惋惜和眷恋。而在要表白真正爱意时,洪尚秀便选择了东方人的含蓄,在一部中,虽然英熙对导演充满了不信任,但心底是爱他的,所以发出了“他会像我思念他一样思念我么”的含蓄表白。在《这》中,洪尚秀更是发挥了才气,女主公发出了“导演,我要看完你所有电影。”的煽情告白。

该片不足的是在结尾,英熙从梦中醒来,身旁有一个男人在担心她,说她这样在海边睡觉很危险。这与她在梦境中被人叫醒的情节虽保持了一致,做到了前后照应,达到了结构上的完整,不过却破坏了影片的主题,该片的主题是英熙从迷茫中走出,独自面对孤独的过程,在梦境中她已将失落、不解、迷茫的情绪的发泄,此时应该走出迷茫,开始直面孤独的尝试,所以她应当独自醒来,望着无垠的海,头上是无边天,缓缓在海边行走,镜头逐渐运动,转换大远景,英熙变成黑点,消失在地平线上,影片结束。这一切行为都是独自一人的。这样虽破坏了结构的完整,但却升华了主题,体现了他的东方观念。所以说,此片的结构设计,既有在一二部之间设计空白的高明,又有在结尾为了结构而破坏主题的因小失大。

《独》一片也被认为是洪尚秀与金敏喜的真实经历,但他对其否认,称“绝不会讲自传性故事”,但他的影像确实受他的真实生活影响,丰富的对白也来自生活中的积累和即兴写作,他与费里尼,王家卫一样,开拍时没有剧本,一切都靠即兴发挥。《独》一片到底是他送给金敏喜的礼物,还是给韩国吃瓜群众的有力回击,还是什么,他是不想解释的,也是我们无法解读的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凤梨汪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本文由皇冠hg0088备用网址-hg0088备用网址发布于娱乐,转载请注明出处: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中的东方观念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普度众生非众人——其实这片子立意挺高的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